不梦君

【耽美】于你我之间

  于你我之间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如约而至和久别重逢。
1
  高一,一个让所有经历过高中生活中的学子们最爱的一学期。它不那么累,不那么枯燥。有时间跑跑社团,上上网络,干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现在,张谦迁正站在高一一班的大门前踌躇不定。时不时往里面瞅一眼,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说来话短,还是要怪那不靠谱的老妈。
   末夏的阳光微微有些燥热,操场上人头攒动,大家都关注着分班排名表。4班…?在张谦迁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在烈日炎炎下挤进了前几排勉强找到自己名字时,不由得扶额。
   都说了老妈办事不靠谱还真不是吹的,这不靠谱得把我班都分错了。
   张谦迁也是自认倒霉,扶了扶眼镜,看看1班的学生表。
    哟,有不少以前初中班上的同学。他眯了眯眼…封纨?
   张谦迁心里默默念叨,是不是以前在哪儿听见过这名字?好耳熟。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低头微微一瞥,果然是老妈。
    唉,张谦迁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确实有必要向这位不靠谱女士通知一下班分错的问题了。
     “抱歉啊谦迁,妈妈明明给老师说过了要你分到1班去的,别着急别着急,要不你先回家,等妈妈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张谦迁想了想也就只有这样了,潇洒地离开了校园大门回家坐吃等死。
      于是就发生了开头那一幕,张谦迁的妈妈搞定了分班,叫他早上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可…张谦迁虽为一个大男人,可他还是怂啊。
     看看别人同学都把位置分好了,人家也都见过了,他一个人只身进去,就像一个异族人突然闯入,能不奇怪吗?
     张谦迁就这样坐立不安地纠结了好一会儿,正准备硬着头皮就这样进去了。突然眼睛一亮。
    “刘岚!”张谦迁跑到初中同学身后去,戳了戳他的肩膀,“把我带进去,拜托了。”
    刘岚回头一懵,还没来得及询问张谦迁怎么和他一个班了,就被那人推进了教室。
    其实空荡荡的教室根本没几个人,挂钟滴答滴答地走得很慢,头上的电扇嘎吱嘎吱地,仿佛岁月的轮摆。桌椅摆得整整齐齐,桌面很干净,能映出那一张张青葱又稚嫩的脸。
   张谦迁蹑手蹑脚地坐在了靠墙那边的最后一排,托腮观察着这一切。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同学们都来齐了,班主任是个年纪不大却也不小,脸上总挂着官方笑容的男老师,戴着副眼镜,挺斯文,据说是教地理的。
    这时,突然有个穿绿色短袖的男生冲了进来。他,很快引起了一直在暗中观察的张谦迁注意。
    这男孩……挺好看。张谦迁想到。
    他是真的好看,一头利落的运动短发,旁不遮耳,后不过颈,刘海微微扫过眉。眼神有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清澈,眉宇间带着些淡淡的疏离, 一副规规矩矩的黑框眼镜架在鼻子上,标准好学生的模样。
     张谦迁看看那人的再看看自己,头发也不乖乖剪短,后面留了一条小辫,刘海有几根已经轻轻扫到了眼睛。一副大框眼镜遮了半边脸。要不是自己这张脸看上去还比较人畜无害,不对,是比较正直。恐怕早被当成什么社会的垃圾了吧。
  “靠墙那边的同学,请你出来一下。”
     张谦迁寻声望去,正好和班主任似笑非笑的眼神撞了个满怀。
    心中疑惑顿起,但还是理了理头发,起身朝门外走去。
    走廊上虽然没多少人,可欢声笑语还是从每个班门口传来。阳台外未知道的花朵开得正艳。班主任站在逆光处,等待着张谦迁的到来。
    看见人从不远处走来,班主任仔细地地端详了他很久,才缓缓开口道:“这位同学你是?我们班人已经满了。”
    “我是昨天分错班的学生,张谦迁。我妈妈不是和您通过电话了吗……?”张谦迁越发地觉得不对劲,不对啊,老师应该是知道的,难道不靠谱的妈妈又忘了说?!
     尴尬啊尴尬,张谦迁满脸黑线地把头撇向一边不去看那一脸黑人问号的班主任。
     好在班主任看他也不像什么喜欢捣乱的孩子,就摆摆手,面容温和地问:“中考多少分啊?”
     张谦迁一阵沉默,这能说吗!这能说吗?!不听不想不知道。随便报个分数的话,会死的吧。。。
     “…422.5。”张谦迁报完分数后嘴角有些抽搐,唉,怪自己初中只知道泡妹子,连普通的学业都没学好。
     没想到班主任想都不想直接脱口而出:“你进去坐吧,顺便来填个报道册。”
      这下轮到张谦迁一脸懵逼了,啊…??原来我不算最差的啊…后知后觉。
      填完报道册,张谦迁打了个哈欠,末夏啊,总是让人觉得心生困乏。
      正打算下讲台回到属于自己的角落时,余光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评论(5)

热度(4)